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摄影精选:

刘顺儿妞:

#故宫花谱#·海棠篇
9个单张版

每年四月初,文华殿都是故宫海棠花最美的所在。
年年岁岁,海棠依旧。
红墙外总是那一片片淡粉色的香雪海。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20张全组图戳:O网页链接

#故宫梦远# 

【源起计划】三华曲与第四发低语

烬与娑娜的小故事(感觉写得很中二)
图源From:烬的宣传片—《艺相》


在圆顶的会堂内,一大群人环绕着五米来长的圆桌讨论着。会议仿佛是进行到一半,一个白袍人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大家讨论到现在也累了,我们今天特意请了娑娜小姐为我们带来她的三华曲,演奏过后我们再商讨源起计划细节。”语毕,会堂顶上的瓦洛兰宝石散出夺目的光彩,是一束束的光芒。踩着这些光芒翩跹入场的便是娑娜了。
一袭抹胸束腰朱红绸裙,她的长发编成辫子盘在后脑,戴着一顶亮银色的小皇冠。她的水玉眉微微蹙着,艳唇轻启露出皓白贝齿。她扶着琴向四周微微一鞠。
叆华轻挑,弦音流转。轻缓的琴声悠扬婉转,荡漾在会堂内。人们仿佛都被她的乐曲吸引了,竟未曾发现空气里飘浮着一抹抹从叆华上散出的黄色星光。霎时间,娑娜疾速抚琴,叆华发出的黄色星光变成了蓝色,整个会堂渐渐被这首三华曲的第二章氤氲着,星光向会堂顶上飘去。这却让娑娜感觉有丝毫的不对劲,仿佛会堂梁上有一处是无法被盈满的。娑娜浅笑,在更换下一曲的时候轻敲了叆华的侧边。这时梁上的那处空缺终于被新的紫色光芒充满了。
这一曲仿佛是一树树的花草缤纷,又好像是冰泉冷涩的呜咽。让人迷醉于此,似乎人间乐章更胜者再无他人了。
最后一个乐符从叆华上流出,半晌过后是如潮水般涌来的掌声。
一个身披大衣的男子掌声极响,他边走近娑娜边道:“叆华,有声胜无声。娑娜,无声胜有声。”娑娜低垂着眼,轻捻叆华以示感谢。原来说话的人正是诺克萨斯的统领—斯维因,娑娜再次向四周鞠躬,便准备退下了。可这时娑娜的小尾指又轻挑了叆华上的音弦,微笑对着大家便退场了。

娑娜来到会堂外的战争广场,将叆华放在喷水池旁,自己则提起绸裙坐在了一旁的长凳上。一旁的草丛窸窣作响,娑娜启唇:“来。”说罢,一个戴着面具手持一把手枪的男人从草丛里走出。
男人率先问道:“你在会堂里就发现了我?”娑娜点头回应着。
“你拨动琴弦让我来这里干什么。”男人不耐烦地给手枪上了新的子弹。
“那是我让你不要冒险。”从男人的脑海里响起一个女子和婉的声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娑娜用意念和人交流的声音吗?
“哦?娑娜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吗?谢谢你的好意了,有人雇我自是要办成的。”男人准备转身就走,又补充道:“顺便说一句,你的音乐只懂和弦,杂乱无序同样重要。”娑娜抱起叆华,轻抚琴弦。
“你是说这样吗?”穿进男人耳里的是一阵激昂沉闷却又欢快的乐声,他不可思议地转过了身望着面前的娑娜。“这乐声比三华曲可完美多了,为何不把它编入三华曲中?”男人充满疑问地看着娑娜,娑娜不语只低头抚琴,半晌过后才微微笑着。“你自会知道的,烬。”从男人脑海里响起的声音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好奇地盯着娑娜,手枪抵在娑娜的额头上道:“叫出我名字的人都将死去。”语毕,手枪的板机扣动了。在烬面前的是一朵绽放的血色玫瑰,氤氲着些许的烟雾。叆华发出刺耳的声音,喷水池的水流开始回转,整个广场蓦地出现数量庞多的卫士。
可娑娜是不会死亡的,在叫出他名字的时候娑娜就低吟了坚毅咏叹调,以保自己不死。“如何?你的杀人艺术怕是失败了。”娑娜的声音在烬的脑海里穿梭着,他又换上手枪子弹,消失在视野里。娑娜转身,看见战争学院的人朝自己奔来。“多亏了源起计划的拟叆华让我保留一命。”娑娜向面前的白袍人表示感谢,可白袍人却冷冷的看着娑娜笑了一下。娑娜略觉不妥却又不敢言明,慌忙抱着叆华离去。
娑娜从头顶的皇冠上取出那一把拟叆华,将它放在桌上。仔细回忆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为何烬要杀我之后白袍使者来得最早?她想不明白,突然一个念头蹦出—或许这便是有人雇他谋杀的原因?
娑娜决心再次见到烬,询问他到底为什么要在源起会议时候刺杀别人?可这杀人艺术家仿佛不是那么好找的。霎时,娑娜想起了刚才他曾用手枪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只要自己拨弄叆华,就可以知道那把手枪的主人在哪了。于是,娑娜便轻拢琴弦,琴弦漾出一副略微模糊的景象—这是一片黄沙漫天的地方,奇形怪状的岩石大块大块的裸露在大道上。这是莫格隆山径,不过他跑到哪去干什么呢?娑娜将拟叆华放在自己头发上的琴样发卡上,随即出发去往莫格隆山径。

黄沙漫天,这山径没有一草一木。很难想象人们怎么穿过这里到达战争学院的。娑娜的琴虽然留在房里,但它是永远都不会被遗落的。叆华自己是有灵魂的,它可以一下子就来到娑娜的面前。娑娜再次拨动音弦,叆华呈现出来的画面应该就是附近了。只是在哪里呢?
娑娜瞥见不远处有个小村舍,便毫不犹豫地向村舍走去。村舍的大门口有一把枪,这正是烬的那把!这人是绝不会把自己的武器丢弃在这的,他人呢?娑娜捡起这把枪,加紧步伐演奏出迅捷奏鸣曲,自己的双腿如添双翼,走得飞快。
“嘭、嘭”传来两发枪声,娑娜循声找去发现烬正在瞄准一个白袍人。又是一声“嘭”眼前的白袍人应声倒下,黄沙浅浅盖着他的尸体。
“他也是你要刺杀的对象吗”娑娜传入他脑里的声音略带责备,可娑娜转眼一看发现烬的腹部正在流血。自己连忙掏出拟叆华来演奏坚毅咏叹调,演奏到一半便被烬打断了。“不要用这个东西…”说着他将娑娜手中的拟叆华扔了出去,“这是战争学院的阴谋,给你源起计划的武器名为保命实则在监视你。就连你捡的那把拟低语也是他们的。”娑娜听到这里什么也不去想,只顾着用自己的叆华演奏治愈的乐曲。绿色的星光涌入烬的伤口,那伤口愈合了完好如初。“你的乐声真是奇妙啊。”烬用手托着面具,用少见的柔情声音道:“这个面具可以也帮我修复吗?”娑娜接过面具,看到这骇人的刺杀者原来是左眼布满疤痕的,左眉已经看得不太真切了,只有右眉如刀剑般依旧散发着英气。
娑娜替他修复了面具,烬又重新戴上面具。拿着那把低语换好子弹。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把那一段加入三华曲了吗?烬看着面前的少女,略带笑意。
“人们都偏爱美好的事物,却不知什么才是真的美好。”说罢,娑娜叹了口气。散发白色光彩的蝴蝶从她的嘴里扑腾而出,带着湿冷的白气。“这于你于我而言,都是一样。”
烬明白了,扣动扳机一发低语便往娑娜的脖子射去。绽放的是一丛一丛的花开,绚丽的颜色洒遍她的裙裾。
“名不虚传……的艺术家。”娑娜用自己喉部的声音颤抖着夸赞着他。蝴蝶盘旋在她的喉部,为她止住血液。叆华也发出强烈刺耳的声响,娑娜坐下抚琴,看向烬道:“艺术家总是要自己的作品完整的,所以我懂。”
“我会令你盛放,我将令你无暇。”烬再次扣动扳机,一发低语再次射中娑娜。荆棘丛生的植物瞬间将娑娜升至高空,将她捆绑着。她的喉部依旧汩汩流出鲜血,烬的第三发低语向娑娜袭去,她的身躯盛开了美丽的花朵。
“既然是三华曲,便只三发吧。你要记得我从来都只是四发的。”语毕,这个人便消失在黄沙之中。随即而来的是一队队的白袍人,他们看到了悬在半空被植物缠绕的娑娜,将她救了下来。原来他对自己第三发的时候便用的是拟低语。所幸娑娜获救,可烬却毫无踪迹。

自此,娑娜的三华曲加入了那一段乐章。
那一段激昂沉闷却又欢快的乐声。
大家只赞巧妙绝伦,却不知为何美妙。

之前看到《摇摇晃晃的人间》在厦门又重映了就想着要去看这一部关于诗人余秀华的纪录片,但影院的票一下就被卖完了,我也只好在网上找资源。找是找到了,但我却没有耐心看下去。因为余秀华她脑瘫的缘故,所以说话并不是那么清晰,再加上字幕是英文的。所以就暂时放着了……直到这几天才想着把这个看完吧。看完的确是给我很多启发的。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世界都处在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形里—没有人会在乎你是谁你在干什么,没有人会在乎你写的文章是好是坏。他们在乎的是出名的你。对于余秀华她来说我觉得是十分悲哀的,因为自己饱含情感的诗歌,充满了幻想的诗歌才让自己一夜之间成为那时候聚光灯下的一个人物。争相报道的各大媒体,纷纷给予“脑瘫农村妇女余秀华”的诗歌《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极高的评价,说是从一个女性嘴里说出的性难得可贵。还有很多关于余秀华的研讨会,说是学者来分析她自身。但其实她自己心里所想,笔下所写完全是她自己的感受,这别人体会不了也不能去换位思考。就像很多文章被很多学者研究但其实都不是作者心里想的那种。有人说她是中国的艾米丽·迪肯森,但她自己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我就是我,我就是余秀华,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己。佩服她的勇气以及对待生活的热忱,其实人生苦难总是要以乐为主。
余秀华就认真贯彻了这种理念,她想离婚想要一个真正自由的自己。尽管离婚一波三折,不过还好出了名的她有钱可以去做这些事了。总而言之,无论你是谁,其实只要自己开心自由就好。希望以后也能看到更多的她的如梦却真的诗歌。

梦于少年

我记得,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少年。

在喧嚣噪杂的城市里,每每想到少年时心里总会平静下来。好像是暮霭壮阔时耳边轻至的海风,那风儿把一片片酡红收割,带着些许潮湿的气息。

来到我的耳畔,仿佛情人低声喃语。

耳鬓厮磨间,心里那难以抑制的情感决堤了。

所以我脸上的潮红绝不是凭空而起。

在谨小慎微的自己面前,心里默念你的名字才会如草原般安宁。

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我想着逃离这城市,携你手奔赴远地。

我觉得那大片大片的碧绿,和着清风徐徐捎来的清新,如此良辰美景我只想和你一起。

或者是那海天相接的银色一线,随着白花浪裙翩跹而来的,和你一起躺在海滨旁。静静听着海波叩击岩石的声音,体会着冰冰的触感从趾头传来。

你说,这样的感觉会不会太好?

当然啦,我们也可以在春色时节爬一座山。看万物复苏,嫩绿新生。乘着日光在山间肆意狂奔,然后来到山顶。就这样一直坐着等来夜幕的降临。我应该会枕着你的手臂,看你用手数着夜空中的繁星,最后沉沉睡去。

想想这样矫情的事大概也只有我想得到了。

可是啊,这样美好的事却只是我的幻想。

才意识到我还依旧吹着城市里略微闷热的晚风,看着那些迷离闪烁不停的彩灯在彰显着他们的沉梦。他们浸入灯红酒绿,而我却满身疲惫。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春色时节,到底是怎样一个我曾喜欢的少年。

那大概又得回到梦里去了吧。

星光

宇宙浩瀚,从蜿蜒曲折的滔滔江河里诞生出的泱泱中华早在那历史的长河中浸润许久,仿佛是一枚又一枚璀璨夺目的星辰在长河中闪亮着,熠熠生辉。
往事还付一梦中,那上下五千年来所经历兴衰成败的一个个王朝早已成为长河之中的遗珠,弹指间便弥散了。而在那混沌绝望的黑夜里却猛地燃起了一盏灯,提灯者在默默指引着,人民也无所犹疑地跟随着。在痛苦卓绝、慌乱无助的年代,那盏由共产党提着引路的明灯仿佛是一把光明利刃,破开了重重黑暗的困扰,冲出了一条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的人们紧握着手中的锤头与镰刀,在共产党辛苦奋斗的同时也终于让晨光突破云层,降临道这片满怀希望的大地上。
九曲连环的江河早就孕育出了那些铮铮铁骨的人,那些为了国家山河奋死保卫的人。只是为了不让别人来触碰到生养自己的土地;为了不让敌人掠夺那月明风清;为了不让敌人踏碎那春光明媚的上好佳景;为了不让敌人玷污那寒冬凛冽中的白雪。为了这一切,那些手持明灯的人陆续奋不顾身地扑向了那万恶的黑暗之中,同黑暗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俗语有云:“邪不压正。” 果然如此,这条道路上的人们历经得甚多,那些为了开辟道路而英勇就义的战士们,他们的鲜血染就了一面又一面血红的国旗与党旗。
从古至今,人民百姓无一例外地向往着春光灿烂,盛夏凉凉,秋风习习,冬雪皑皑。那动荡浩劫的岁月里如此难捱,每个人都独立在时间荒崖之上,料峭晚风宛如利刃般刀割,而在孤凄荒凉的时代,一代党人奋起引路,为我们遮挡地狱烈火的炙烤,为我们破开黑夜之中的一次次困厄。鲁迅曾云:“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诚然,我们是幸运的,那些党人前辈在我们之前便在前赴后继地奋斗着,哪怕全身伤痕累累,哪怕满地血色如火。可终究胜利了啊!中国共产党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他们手里紧握着的旗帜是如此鲜艳美丽,人们也都为此而骄傲自豪。
渐渐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少年时的记忆。还记得在懵懂天真的小学时光,我最珍视的莫过于是那胸前的一抹红色领巾,常听老师说这是由英勇烈士的鲜血染就而成的,于是便觉这红领巾神圣不可侵犯。时间荏苒,上了中学的我将那一块戴了六年的红领巾默默收藏,取而代之的是左胸前那枚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少年时对于共产党的向往大概已在此时深深种下了种子。白驹过隙,转眼间我也来到了大学。更多的接触了共产党,才深刻地体会到中国共产党无私为人民群主做奉献的精神是多么可贵。这便在极大程度上触动了我,我不禁自问:这难道不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吗?于是乎我经过重重审核终于成为了中国共产党中的一员。那粒中学时期所种下的种子,开始茁壮成长了。它会初生新叶,伸展枝条,将花英开得葳蕤动人。
当我佩戴着那枚耀眼夺目的党徽时,眼眶里的热泪竟止不住地啪嗒啪嗒落在地上,一想到之后我就要为了人民群众而工作我便欣喜万分。虽然现在早就不是当初动荡离乱的年代了,并且身为共产党员的我能为人民群众做的还很有限,不过我坚信着,只要踏踏实实地为人民做服务,那么就算默默无闻,那又如何!
如此,少年时的记忆渐渐散去。而现在的我紧紧攥着那枚党徽,看着夜幕渐渐地被白昼所吞噬,我缓缓地佩戴上它。
似练月华渐渐隐去,晨曦的光芒开始驱赶残夜的云翳。这清晨的阳光纷纷扬扬地洒落在我们肩上,那光似乎就是我们索要肩负的责任与信仰。我微微抬眸,瞧见上空的红旗在习习清风的吹拂下翩跹起舞。
那鲜血染就的五星红旗和我胸前那枚党徽一般耀眼夺目,只待我再为它增添一抹星光!

你所不知道的事 5

他望向了右手里的手机,却正好接到一个电话。备注名称是“曾经有人”。
他想了想接通了这个电话,轻道:“喂。”
“葛城,是我。”电话那头传来少年紧张的声音。
“我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
“嗯,那个……明天你有空吗?”少年的声音愈压愈低,勉强才让人听清。
“明天吗?我有空,怎么了?”葛城的声音透着些许的轻松,可他实际表情却与悠闲轻松的声音大相径庭。
“我想……请你跟我约会一天!”少年鼓足了勇气,似乎用尽全力才道出这几个字。葛城停顿了半秒,随即望向桌上的台历,才发现明日便是情人节。葛城不知该说什么,紧握手机的右手竟然冒出了汗珠。
“喂……还在吗?”少年谨慎地询问着。
葛城这才回过神来,用毫不在乎的语气道:“这个嘛,随便吧,反正我明天没事。”
“那好啊,明晚七点中央广场水边处,不见不散。”少年的声音透出愉悦,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葛城松开紧握手机的手,瘫在床上,闭上双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02.14 6:50PM
葛城来到中央广场四处找寻少年的身影。突然,葛城的右肩被放上什么东西。葛城转过身来,面前正是少年—小希。
小希收回放在葛城身上的手,笑了笑,道:“不会是吓到了吧?”葛城看着小希的笑颜,在脑海里自动搜寻,似乎自己多年前也曾见过这笑容。小希看出了葛城的出神,用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葛城从眼前摇动的手中回过神来,略带疑惑地望向了小希。小希浅浅一笑,似乎无意道:“葛城,说真的。其实我从没奢望你会答应我的要求呢,想想我之前也是,无论做什么,却总是……”小希被回忆哽住了话语,摆了摆手,把头别向街边的商店。葛城不语,只看着水池里的灯光变换了五彩缤纷的颜色。再往身旁一看,小希不见了!葛城开始心慌,仿佛失去了什么。看向附近却不见小希的身影,于是到往别处接着寻找。
半会儿过去,葛城却未找到小希,半蹲下身来休息。拾眸一望,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瓶子,里面装着纯白的液体,还散发着牛乳的香味。“喏,给你。你怎么到处乱跑?”小希看着葛城疑惑道。葛城直立起身子,似乎要哭了一般,对着小希道:“为什么去买东西却不告诉我?还让我到处好找。”小希饮了一口热牛奶,道:“我明明告诉你了,恐怕你没注意听吧!”葛城愣住了,原来是自己吗?忽然葛城感觉自己鼻尖一凉,抬头望向天空,有白色星星点点开始降落。小希激动地转了个圈,摊开手去接住这白色道:“下雪了!”
葛城看向笑靥如花的小希,脑海里浮现起零星的记忆碎片。小希的笑容好熟悉,葛城心想。
白雪精灵继续降临,小希的围巾上堆积了许多,他继续微笑着,这一刻白光闪过。

三年前……
少年来到葛城的面前,略带羞怯地拿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信,面带笑容地递给了葛城。随后少年跑开了,出于好奇葛城打开了信封,看到里面隽永却小巧的字体重复写着这同样的句子:“葛城,我喜欢你。”落款是小希。

葛城看着面前的少年,伸出双手拥抱了少年,眼泪悄然落下。葛城附在少年的耳旁,轻言:“小希,我也喜欢你。”
少年手中的玻璃瓶滑落、碎裂而溅出温暖的液体。
“我……”少年欲言却早被葛城封住。

我缓缓踏过她泛白翩跹的浪花裙摆
寒冷渐渐浸没我的脚踝
海旁晚风却如剑刃般袭来
嘘,她在悲戚地低语
无数呜咽,殊不知我早已盈眶
在混沌黑暗的深海之中
无尽翻滚涌动着的暗流
恰似我那不见一缕阳光的心绪
也在同样的彷徨悸动着
可我的思绪渐渐朽散
而他的笑颜也终成云烟
我时常在想,要是成为天际间翔游的一只海鸥的话
大概也能让他瞧见过吧
瞧见过我细微却脆弱的心境

linger-lane:

#手写台词#

✨ 我们走过的匆匆那年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想着自己可以和这个别人交往下去就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他听,那时24岁的故事大多是关于自己妹妹和父亲的,自己想尽办法让父亲开心却不想仿佛父亲一直关心的只有妹妹。当合适的时机爆发时,松子离家而去。从小开始父亲带回来的礼物就只有妹妹的,尽管松子一次又一次的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没关系可最终还是逃离了这个让她认为自己不被需要的家。
后来和八女川在一起,每次他喝多了都会打松子但松子依然是幸福的,因为家里始终有那么一个你可以对他说我回来了的人。八女川心里大概也是惭愧的,在某天夜里写下“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就走上了列车轨道,目睹死亡瞬间的松子奔溃到了极点。

再后来虽然自己活在星期三与有妇之夫的爱情之中,但他从没爱过松子仅仅是因为松子曾经是八女川的女人,还是被抛弃。
就当觉得自己走到了尽头的松子想要去往玉川上水自杀,想要和八女川见面。但河中的水日渐干涸,自杀未遂还被一个路过的男人救了。就这样和这个男人展开了新的生活,松子又开始像从前一样开始唱歌了。直到警察来到抓走了她,原因是松子杀死了她的合作人。进入监狱一晃八年过去,在监狱里的松子起初是没有念想的,直到自己想起监狱外那个在自己自杀时遇到的男人。为了他松子努力学习美容美发,为了他松子充满着希望想尽快出来。可当出来之后才发现那个男人早就等不了松子那么久,娇妻美艳,孩童可爱。无奈的松子只好收住歌声,悄悄说声:“我回来了。”

再后来遇到了龙洋一也就是那个让松子不得已从学校辞职的学生,出乎意料的阿龙时喜欢松子的,松子一度以来接连被嫌弃再遇到阿龙之后也不再厌恶这个让自己失去工作的学生。和他在一起应该也是幸福的吧。阿龙因为挪用公款被老大追杀走投无路只好向警察自首,在监狱里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在缠着松子了,是因为自己松子才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所以在出狱的时候尽管松子来接他,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逃走了。


松子一个人很久了,就算过生日也是一个人,她选了一个在河流旁边的房子住下,只因为那条河和家乡的很像。松子渐渐开始抛弃生活,不整理不化妆不出门。偶然间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个让她眼前一亮的少年明星,她向之前一样用书信的方式给他讲诉了自己的故事,厚厚的一摞全是她的故事。

可这是不会有回信的,无论松子再怎么期盼。
人生也就是这样,期盼着希望的到来,却不想每次先来的都是绝望。松子明白了自己,想要抓住那最后的一丝希望却被路旁的初中生戏谑般地殴打致死。
这虽然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但松子所遇见的每个人无不被她所感染,他们也会在心情美妙的时候哼唱歌谣,都是来自松子神秘的力量。
到这里令人唏嘘不已,每个人都在别人心里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没有人生来就是被嫌弃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千万不要嫌弃自己。

我等好久了啊

寂静,只有讲桌上老师翻动试卷的声音。大家都尽可能地将头埋低,祈祷自己不要成为老师的开刀对象。正当这寂静可以吓死人的时候,讲桌上猛地传来老师砸试卷的巨大响声。 “你看看你们这次考的都是些什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重点班。”老师的声音里夹杂着愤怒,他抽出一张答题卡:“徐炳睿,你看看你自己的答题卡,后面两道大题都是空的。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考的。”徐炳睿起身走向讲台前接过了答题卡,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他是个成绩很好的人,每次都是年级前三的,这次月考他考砸了,怕是进不了年级前二十了。 半晌过后,发完了答题卡。老师气愤得没能再说出些什么话,眼看着快到放学的时候了,老师索性先走一步。在老师走后的一分钟内,我悄悄看向炳睿,他只是向窗外一直眺望着,不知道他面目表情到底是什么样。本来今天还打算要把这信封给他,只是今天他心情不好,怕是也不会搭理我吧。铃声响起,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去了。临走前却看到他还在一动不动地看向窗外。他现在应该是要更加努力学习了吧,我叹了口气背上背包走出了教室。 其实现在我已经高二了,想想自己这份感情也快要到尽头了吧。他永远是在追光灯下面的那一个,而我这样永远在台底下的小角色也是不应该期望他目光流连的吧,毕竟是天与地的差别。想到这里我打开书包,走近路旁的一个垃圾箱准备把那封信扔掉。 就这样吧,我也要好好学习。就到此为止吧,但我翻了又翻,却没找到那封信!我慌张地开始努力回忆自己放在哪儿了,一个不好的感觉突然充斥在我的脑海里——掉在教室了······ 我这辈子应该没有这么快的跑过,就算在体育课上我也没从没跑过这么快。要是被人捡到就惨了啊······现在我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到达教室。 气喘吁吁的爬上了三楼,看见教室门关着心里微微窃喜,我急忙推开门却发现我的座位上是徐炳睿!他抬眸看向我,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中的一张纸。我的脑子里仿佛是烟花炸开了一般,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徐炳睿走向我把那张纸拿到我的面前,问我这是什么。 “这···这是本来想给你的。”我不敢看向他的眼睛,只好颤颤巍巍地吐出这么几个字。 “你为什么不看我?”他的语气听不出到底是厌恶我还是怎么样,我猛地抬头起来激动地看向他道:“谁说我不敢看你啦!” 四目相对时,我这才发现他的眼里没有我想象中的厌恶与恶心,反而是一片柔波漫漫的情绪。 但这是我的错觉吧,他这样一个人那么冷漠。 “徐炳睿同学,我从开学就一直注意到你了,你就像一抹最闪耀的星光一般,我每次晚自习下后,如果回家走那条没有路灯的小路的话,只要一想到你我就完全不害怕了。每天都期待着和你的见面,尽管每时每刻我看向你时,你的目光总是在书本上。但我还是好喜欢你啊······”我实在忍不住了,立马将他正在读的情书抢了过来。“你是觉得羞辱我很有意思吗?”我失望地看着他,将这写得满满的情书给撕了。抑制不住的眼泪涌了上来,这么些年,这些短暂且美好的时光都一下子化为泡影,我怎么这么不争气,竟然为了这种人哭泣。他伸出手来轻抚着我的脖颈,温柔道:“你是不是傻?连我喜欢你也没看出来吗?” 听到这里我疑惑地看向他,没想到他径直吻了上来。我不知所措,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他抽离我的嘴唇,淡淡道:“别紧张,记得呼吸啊。”说完,又继续覆上了我的唇,听了他的话,只觉得自己好像在云端一般,吃着最甜的棉花糖。那种在云里翱翔的畅快是我所无法描述的。 这该不会这是一个梦吧,我突然变得失望起来。轻轻推开了他,向他道:“你打我一下好不好,我不想醒来。”他只是笑笑道:“我跟你说,自从我来到高中以后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注意着我了,我那么努力学习只是为了他能看得见我,而现在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说罢,他伏在我耳畔轻轻咬了一下,是真实的痛感!我真的没有在做梦啊······ 他双眸锁定着我,点点滴滴的柔情似汹涌的海浪向我席卷而来。 “我喜欢你,嘉树。非常非常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好啊好啊,我等好久了啊······”